作曲家

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27.01.1756 - 5.12.1791
国家:奥地利
期间:维也纳古典音乐派

传记

童年(1756年—1772年)
莫札特於1756年出生於薩爾斯堡,在當時這是薩爾斯堡总教区(Archbishopric of Salzburg)的首府,属于神聖羅馬帝國。父親列奧波爾德•莫札特(1719年—1787年)是薩爾斯堡大主教教廷交响乐队的演奏员和作曲家,母親為安娜•瑪麗亞•波特爾(Anna Maria Pertl)(1720年—1778年)。身為家中第七個小孩,在他姊姊瑪利亞•安娜(Maria Anna,暱稱南妮兒(Nannerl))1751年出生之前,以及之後至他出生之間的這段時間,分別有三位及兩位不幸夭於年幼。

出生受洗時,他被命名為「Joannes Chrysostomus Wolfgangus Theophilus」(約翰尼斯•克魯索斯多穆斯•沃爾夫岡格斯•泰奧菲盧斯)。「Theophilus」意為「天主之愛」,這個名字相當於德語的「Gottlieb」、義大利文「Amedeo」以及拉丁文「Amadeus」,但生前卻從未有人以此名號稱呼他。現在,我們所認識莫札特的名字Wolfgang Amadeus Mozart 為莫札特在正式場合用的名字。

莫札特三歲便展現出他音樂奇特才能,他不僅具備絕對音準更有超出常人的記憶力,五歲時更請求父親教授大鍵琴,隨後亦獵及小提琴、管風琴和樂曲創作,至此他的能力宛若平地一聲雷響徹雲霄,在學會閱讀、書寫或計算甚至能懂得樂譜視讀、巧弄拍律。六歲,時值1762年,已譜出三首小步舞曲(KV.2、4、5)和一曲快板(KV.3)。

乐行欧洲

1762年至1773年间,莫扎特随父母经常在欧洲做演出旅行。在伦敦他见到英国巴赫,在后来的创作中深受英国巴赫的影响。

1766年,他开始与受聘于到架构交响曲的技巧。

1767年,年方十一,他写出第一部歌剧《阿波罗与希亚钦杜斯》(Apollo et Hyacinthus,K.38)并由萨尔斯堡大学附属高级中学的学生们演出这出拉丁喜剧。返回奥地利后,他定期往返维也纳,且于1768年夏天写出另外两部歌剧,名为《牧羊人与牧羊女》(Bastien et Bastienne, K.50)与善意的谎言(La finta semplice),当时莫扎特年仅十二岁。隔年便受大主教提名为乐团首席。

他父亲为了使他能够与邻近义大利(当时仍为分裂的封侯国)有所接触,特地申请留职停薪的假期。从1769年至1773年,莫扎特便规律地远赴他乡,并在当地研习歌剧,写出《Mitridate re di Ponto》、《Ascanio in Alba》和《Lucio Silla》三部歌剧。在教皇国波隆纳他跟马蒂尼学习对位法,马蒂尼也是一位对莫扎特产生很大影响的作曲家。莫扎特破例成为波隆纳爱乐学院(Accademia Filarmonica de Bologne)的会员,该组织大致上只接受二十岁以上的成人加入。教宗克勉十四世甚至册封他为金马刺骑士(Cavaliere del lo speron d'oro)。

1771年12月16日和蔼可亲的大主教施拉顿巴赫辞世,随后由亲王柯罗雷多Colloredo继任该职位并成为莫扎特的新雇主。
服侍亲王大主教(1773年—1781年)
莫扎特在家乡的生活并不幸运,新的雇主柯罗雷多并不乐见他出游,并要求他的作品必须为了宗教仪式而写。十七岁,他心有不甘地接受这个限制,使得接下来的三年他与亲王大主教之间的关系持续恶化。所幸那段时间他在维也纳结识了海顿,并且和海顿通信,建立了彼此惺惺相惜的友谊。

海顿对列奥波尔德•莫扎特说道:
“在上帝面前、还有作为一个诚实的人,我告诉你,你的儿子是我个人或我的声望所知道最伟大的作曲家,他很有品味以及最伟大的谱曲学问。”

莫扎特对海顿的描述:
“只有他具备了能使我欢笑并且深入我心灵的秘密。”

1776年莫扎特二十岁,并决定离开萨尔斯堡,然而亲王大主教拒绝让他离开父亲并要解除他乐团首席的身分。经过一年的准备,他和母亲先到了巴伐利亚公国慕尼黑,但并未找到工作,又经奥格斯堡帝国自由市辗转到了普法尔茨伯国曼海姆建立为数不少音乐界的友谊。不过他寻求工作的脚步依然无所进展。同样在曼海姆,他疯狂地爱上了女高音歌手阿罗伊齐亚•韦伯尔(Aloysia Weber),这引发了他父亲的怒火,他要求他不要忘记了自己的事业。负债累累后,莫扎特明白了他必须重新寻找工作,并于1778年8月前往巴黎。

他希望能够从梅勒西奥•格林处得到支援(他曾负责他七岁时的巡回演出),未果。在巴黎他写作了《第31交响曲(巴黎)》。但是他没有找到工作,在危机中的法国他甚至难以找到人为他的作品付钱。他母亲在这段期间不幸病倒,并于7月3日离开人世。莫扎特只好返回故乡。途中经过韦伯尔一家生活的慕尼黑,但阿罗伊齐亚爱上了别一位歌剧导演,沮丧的莫扎特在1779年1月29日回到了萨尔斯堡。他的父亲已说服亲王大主教重新聘用他。

这幅肖像被称为“波隆纳的莫扎特”

波隆纳的莫扎特由一位无名画家成画于1777年萨尔斯堡,是波隆纳的马蒂尼神父为他的作曲家肖像画廊而订购的。这幅肖像现存于波隆纳市音乐博物馆。关于这幅肖像,列奥波尔德•莫扎特在1777年12月22日一封致马蒂尼神父的信中写道:“这件作品艺术创作的价值不怎么吸引人,但以相似度的观点来说我向你保证,它很完美。”

1780年11月,他从慕尼黑收到一份歌剧的请求,这个创作名为《依多美尼欧,克里特之王》,在1781年1月29日首演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回到萨尔斯堡,便意味着莫扎特必须顺从维也纳的雇主,在那儿,亲王大主教解雇莫扎特之前甚至还经常公开地以“饭桶、智障”揶揄他。莫扎特后来便以独立作曲家的身分进驻奥地利首都,并接受韦伯尔女士的补助款。
维也纳(1782年—1791年)
独立

少了他父亲和雇主的牵制管束,莫扎特终于能够更自由地作曲。1782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约瑟夫二世(兼奥地利大公)要求他完成一部歌剧。这便是后来的《后宫诱逃》(德语:Die Entführung aus dem Serail),使维也纳作曲家兼公众音乐会指挥克里斯托夫•维利巴尔德•冯•格鲁克非常感动,并对莫扎特赞誉有加。

莫扎特认识了Franz Fridolin Weber及其夫人Cäcilia Cordula的小女儿,康丝坦兹(Constanze),未等到父亲书面同意,便决定与她共结连理。婚礼于1782年8月4日Saint-Étienne教堂举行。

后来,由于受到von Svieten 男爵的影响,莫扎特开始认识巴赫和亨德尔的作品。莫扎特受到巴赫对位法的强烈吸引,进而直接影响后来《c小调大弥撒》(KV.427)以及数首相关作品。同一年,他开始谱曲一系列的六首弦乐四重奏献给海顿,并于1785年结束这一系列的创作。

1784年,莫扎特加入共济会,并迅速地晋升为会长(1785年4月)。他创作许多作品献给共济会弟兄,其中有《Maurerische Trauermusik》(共济会葬礼音乐)(K.477)。

1786年,莫扎特认识了剧本作者洛伦佐•达•彭特,维也纳剧场的官方诗人。后者说服了皇帝批准创作一部基于博马舍的《费加洛婚礼》(义大利文:Le Nozze Di Figaro)的歌词。但后来皇帝认为该剧具颠覆性,禁止其上演。莫扎特将达•彭特的歌词配上音乐,《费加洛婚礼》于1786年5月1日在维也纳展开首演,但该剧的成功并不能阻止其海报被迅速撤下。然后莫扎特便前往了布拉格,在那里这个“婚礼”又成功博得满堂采。为了对这个城市致意,他写下了《D大调第三十八号交响曲 K. 504》、《布拉格交响曲》。

他随后收到布拉格剧院指挥的要求,希望他能够为接下来的一季再写一出歌剧。莫扎特再次请达•彭特填写《唐•乔望尼》(Don Giovanni)的歌词。1787年5月28日他父亲列奥波尔德过世。这个噩耗严重打击了莫扎特,并接着影响他正在进行的歌剧的创作。首演于1787年10月28日布拉格的《唐•乔望尼》一炮而红,但后来在维也纳并没有获得同样的成功。
困病交加而英年早逝

1789年的莫扎特肖像

在生命最后几年间,莫扎特身体欠佳,尽管有不少酬金丰沛的成就,却越加陷入拮据的窘境。他创作许多的奏鸣曲、协奏曲、交响曲、歌剧(例如《女人皆如此》(Così Fan Tutte,他最后的与Lorenzo da Ponte合作的作品)。1790年时值约瑟夫二世驾崩(他的继位人利奥波德二世既不喜欢莫扎特,也对共济会不怀好感)当时他的好友交响乐之父海顿也去了伦敦,使得这段时间的莫扎特意志格外消沉。

1791年一位共济会弟兄兼维也纳一个知名小剧院导演Emanuel Schikaneder托他写一出歌剧。他提供了一本关于这本歌剧的小册子,而莫扎特也为他谱出一折《魔笛》(德语:Die Zauberflöte),这部作品于9月30日一炮而红,也是莫扎特最后一出歌剧。

7月,一位不知名人士要求他创作一首《安魂曲》,且必须匿名。今日我们知道是瓦尔塞根伯爵,人们猜想或许他想让他的朋友们猜作者的名字,又或许想将著作权据为己有。因疾病和贫穷而衰弱的莫扎特,还必须面对工作的重负,因为他在八月初收到一份关于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的加冕创作歌剧的请求(狄托的仁慈K.621),而且必须于三周内写完。三十五岁的莫扎特于十二月辞世,留下未完成的《安魂曲》(Requiem K.626)(受其妻子康丝坦兹之托,后来这首曲子由他的学生完成,Franz Xavier Süssmayer而后又由Sigismund von Neukomm接手)。Neukomm的集成版只于1819年在里约热内卢演奏,之后就被人们忘记了。第二次演奏于2006年3月10日在Liévin为纪念Courrières矿难而进行。

有个传奇故事说莫扎特在《安魂曲》里见到了自己即将死去的先兆,这个传说被用在福尔曼的电影《阿马德乌斯》里,这其中浪漫的想象多过于事实。

莫扎特的遗体,根据利奥波德二世皇帝下达之有关葬礼的法令,最后在维也纳郊区的圣马克思墓园,葬于莫扎特家族与他朋友共有的灵位。与民间相传不同的是,莫扎特其实并未被草率地葬在公共墓园的灵位。那一块共有的灵位则是事先购得,可容纳十具遗体(成人八位、小孩两位)。同年12月14日布拉格举办了一场追思会,参加者成千上万。Emanuel Schikaneder则在维也纳筹画了一场《安魂曲》的首演。
莫扎特的死亡之谜

莫扎特很有可能死于旋毛虫病,这种病是吃了生的或没有煮熟的含有旋毛虫包囊的猪肉而引起的。旋毛虫病的症状是四肢肿胀、发烧,并且全身发痒.莫扎特生活的年代里,严重的旋毛虫病可以致命。而生前莫扎特也抱怨说身上很痒。赫希曼是根据1791年10月7日莫扎特写给妻子的一封信推断莫扎特的死因的。莫扎特在信中写道:“你猜我闻到了什么味道?猪排味!多么好闻的味道啊,我要去吃,并祝你身体健康!”写完这封信45天后,莫扎特就撒手人寰。旋毛虫病的潜伏期一般是50天,这与莫扎特的死亡时间相吻合。

扩展版

Yeol Eum Son - Mozart
Instrumental
 
Mozart - Don Giovanni - Bonynge
歌剧和轻歌剧
 
Anna Netrebko - The Mozart Album
声乐和交响乐
 
Mozart - Idomeneo - Bohm
歌剧和轻歌剧
 
Anna Moffo - Mozart Arias - 1959
声乐和交响乐
 
Mozart - Cosi Fan Tutte - Jacobs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Don Giovanni - Jacobs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Don Giovanni - Maazel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Don Giovanni - Ostman
歌剧和轻歌剧
 
Don Giovanni -Milnes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Castrato Arias - Sabadus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Mitridate - Jan Page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Cosi fan tutte - Ostman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Mitridate - Jed Wentz
歌剧和轻歌剧
 
Walter Conducts Mozart
交响音乐
 
Mozart Arias - Regula Muhlemann
声乐和交响乐
 
W.A. Mozart Edition
Orchestral
 
Mozart Arien, Thomas Quasthoff
声乐和交响乐
 
Best Mozart 100
Orchestral
 
Mozart Arien - Anett Fritsch
声乐和交响乐
 
Anja Harteros - Bella Voce
声乐和交响乐
 
Mozart - Indomeneo - Bohm
歌剧和轻歌剧
 
Domingo; Kohn - Mozart Arias
声乐和交响乐
 
Mozart - La finta giardiniera
歌剧和轻歌剧
 
Cecilia Bartoli - Mozart Arias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 Apollo's Fire
交响音乐
 
Mozart - R. Muti - Cosi Fan Tutte, K588
歌剧布法(诙谐剧)
 
Mozart. The Amadeus Ensemble
歌剧和轻歌剧
 
Mozart. Arias (D'Arcangelo)
声乐和交响乐
 

Opera

按字母表浏览 按编号的音乐作品浏览
Le nozze di Figaro - Ostman
歌剧和轻歌剧
KV 492 

Mozart - Premium Edition

按字母表浏览 按编号的音乐作品浏览

Orchestral music

按字母表浏览 按编号的音乐作品浏览

Complete Edition

按字母表浏览 按编号的音乐作品浏览
Complete Mozart Edition - [CD 25]
歌剧布法(诙谐剧)